Friday, August 31, 2007

一个馋嘴男人的告白

时候老妈子常骂我很挑食,然而“生仔不知仔心肝”,阿妈一点也不了解我。:-P

其实我一点也不嘴叼。对吃方面,我甚至比一般人来得还要有冒险精神。我不但喜欢尝试一些新鲜古怪的食物,只要吃不死人的,我都是会往嘴里送。不过说穿了,也不就馋嘴而已。

不过我常怀疑,馋嘴到底跟血统遗传有没关联。然而是遗传也罢,不是也好,我爷爷、老爸确确实实都是“馋字派”中人。

爷爷在生时虽然双眼失明,还患有糖尿病,但他却没因为这样而放弃了“活到老、吃到老”的信仰。 记得我小时候每天早晨天一亮,鸭仔叔(爷爷的好友兼跟班)风雨不改的就会来找爷爷去“寻吃的”(福建话)。往往这一去就是大半天,不是泡茶楼,就是到其他老朋友家去聚“吃”。我是长子嫡孙,所以爷爷的“盲公竹”这“神圣”的任务就由我这个当时还没上学而在家“无所事事”的的男孙来充当。就这样我每天跟着爷爷跟鸭仔叔这边吃那边尝,有时两只小脚走累了耍性子,爷爷就会半哄半骂地用到达目的地后有什么好吃的来引诱我,却也几乎百试百灵。我想“馋嘴”这个“遗传”就在那时候开始吧。。。

爸爸是爷爷的长子,所以授尽爷爷毕生的“馋字诀”绝技是理所当然的事。爸爸自己开门做生意,时间自由,所以跟爷爷一样,每天一早就跟朋友在茶楼去“医肚子”,中午到店铺去守一守,午饭时间后朋友就会自动来约去下午茶,晚饭过后也一定还有宵夜的聚会。不过我们这群留在家里的小鬼也因这样一来而受益不浅,每晚都有口福。往往爸爸都会先把家里那份宵夜带回家,然后再回去咖啡店找朋友。老爸为人比较传统,不善于用言语来表达对孩子们情感,所以用美好的食物来换取孩子们的欢心是他表达父爱的方式。

有时老爸约了朋友也会带我们这群“漆饮漆食”的小鬼去。那时候,我坐在一旁除了不停地“狼吞虎咽“,出尽吃奶力把眼前的食物往小口里塞外,总是从大人们的谈话中听到那里有什么好吃的、什么叫美食、什么叫鲜甜等等。。。耳听目染久了,就学会对“吃”有一定的要求。这也许是我“馋嘴的遗传”原因之二。

十几岁在外地年念书的那几年,虽说穷学生没有什么多余的钱吃吃喝喝,但感谢老天爷的厚待,口福还算不浅的。那时住在学校的宿舍里,朋友自然多了。有几个熟悉的同学家庭背景比较过得去的,所以他们家里若有什么宴会或家长来探访时,只要是到大餐厅去大快朵頤,都会把我也拉去,有“馋字诀”传人之称的我当然是来者不拒。所以当时有幸吃过的好东西也不算少。

后来来了美国,日子就比较“凄凉”了。在美国的第一年住在伊利诺斯洲的一的小镇里,而寻遍整个小镇也只有四家很小的中国菜馆子,要吃马来西亚菜就得自己亲自动手。也就这样,我开始了想吃什么就自己想办法下厨的习惯。刚开始时先跟几个来自马来西亚的学长请教几道简单的。所谓:“BAKING IS A SCIENCE,COOKING IS AN ART”,只要用心,烧几道简单的菜肴很快就难不倒我。后来有些是无师自通的,有些是打电话跟老妈子询问的或更后来在网上抄回来模仿再变化的,很快地我学会了自己动手来满足那在异国的乡愁。

如果你要我在金庸小说里选我最想扮演的角色,我一定会选洪七公!他不但一手降龙十八掌驶得出神入化,更有尝尽天下美食的福份。但我不会笨到用比拼内力而最后跟老毒物拼个同归于尽,而是跟他比比看谁吃过的美食较多。哈哈哈!真实生活里,蔡澜跟“日日有食神”的梁文滔倒是我崇拜的偶像。当美食家不但可以不用钱就能享尽山珍海味、鲍参翅肚,还可以吃完后写写评语骗搞费,一乐也!如果小时候若晓得美食家也可以当职业的话,我一定发奋把语文这一科念好,今天也来靠支笔和舌头混饭吃,好过当什么工字不出头的工程师。

当然我也明白当美食家这梦想与我今生无缘,所以只好在自己的部落格里,拼命地发发白囸梦来发泄一下那有冤无处申的文骚。哈哈哈!

不关痛痒的事说了一箩箩。是时候我“显两手”来证明我这“馋字诀”传人绝非挂羊头,买狗肉的。。。:-) 既然今天是我在此间“牛刀初试”的第一道菜,那我就来个我无师自通的前菜 - 日本沙律。。。酱。请各位亲朋好友、乡亲父老,有空不妨试一试,试过后多多指教!

后记: 这新帖上榜后因不甘寂寞而到处去“八卦”,结果给我发现了好东西,兴奋得马上回来给大家在这报道一下。从耳朵姑娘哪儿我无意的链接到这个跟马来西亚和美食两样都有关的地方: “素食园地”。虽我不是素食的脚色,但只要是美食,不管荤或素,我都一样支持。印象中星、马一带的素食馆子,东西都做的不错的。

福记祖传秘方之: 日本芝麻沙律酱 准备时间:15分钟 烹饪时间:10分钟

材料:
1. 日本美乃滋 [Mayonnaise] (没有日本美乃滋, 普通美乃滋也行)
2. 日本米醋 (做寿司饭用的哪种。分量跟美乃滋的比例是1:1)
3. 香麻油 (几汤匙)
4. 芝麻 (烘烤过的,几汤匙,绞碎).
5. 砂糖 (随各人甜度喜好)

做法:
1. 先把米醋、香麻油、还有砂糖拌均匀。
2. 加入美乃滋,再绞拌均匀。
3. 再加入芝麻碎,再绞拌均匀就大功告成啦!

沙律可以用生菜沙律:生菜、红罗卜、小番茄、熟鸡蛋、蛇皮果。

5 comments:

阿农 said...

谢谢daruma介绍的部落格,那里看见一篇关于张洪量《有种》专辑的吉光片羽,真令人怀念。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经典,当各自的经典重叠时,这一份共鸣是一种重逢的喜悦。

关于洪七公,我一直对他的华山烤蜈蚣有兴趣,不懂是不是真的可行?

Daruma said...

阿农你好!欢迎光临寒舍哦!

烤(或是炸吧)蜈蚣我在电视上看过。有机会我试过了回来给你报道一下。~~哈哈哈!!!

美国电视有一个系列叫Most Bizarre Foods with Andrew Zimmern我常看,吃昆虫是这系列的“招牌菜”:-)

掌柜的 said...

好久没重温金大侠了,该是时候再度上山练武,呵呵...

阿农 said...

哈!真的有人吃蜈蚣啊!我其实最怕昆虫,有兴趣看看而已,自己是不敢试的。

大家下山后,江湖又一番风云了;-)

Daruma said...

掌柜的,
你那边功力深厚、深藏不露的高手多。倒不你办个“华山论剑”讨论会?我想到时候一定很热闹喔!!~~~哈哈哈!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