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05, 2007

记忆的声音


十年代的怀旧歌曲里,我想让我最怀念的是侯德建的 这首「歌词1983」。此曲收录在他「新鞋子、旧些子」的专辑里,但以其叫它为“歌”,倒不如称它为“词”比较妥当。

此专辑发版前,侯德建人到了大陆,也因此触犯了台中两岸铭感政治问题的死穴,被国民党判了“叛逃”罪,连曾被国家政府当成流行乐界国歌的《龍的傳人》都被即刻打入冷宫,变成了禁歌。至于侯德建不管两岸政治铭感一意孤行到大陆的民间传说有很多,有的说他是背叛国民党投奔大陆、又有的说他是为了创作灵感偷渡到大陆,打算创作后再潜回台湾,但人算不如天算,被好友出卖了。。。但此间既然不谈政治,事实到底是如何就让对政治有见识的朋友去做结论吧。

侯德建在我与我那几个爱好听歌的死党心目中一直是个重量级的人物。他的“叛逃”不但没影响我们对他的喜好,反而提升了我们对他的着迷。高中时代常与死党兄弟Bayee逃课到学校的操场去偷学抽烟,一面看着一望无际的操场,阳光灿烂,微风请佛;一面听着卡带,一面你一句、我一句地举行着我们迷你型的个人演唱会,乐在其中。当时唱得最多的其中之一就是这首「歌词1983」。。。啊!又是那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年代。:-)

P.S. 这张帖的起稿的真正时间是2007年的10月25日,但因为老叔虚度光阴,荒废时光,既然斗胆隔了整整一年多后才完成,在2009年的1月12日正式发表。:-)

《歌词1983》
作词:侯德建 作曲:侯德建 演唱:侯德建



我们都曾经年少
什么都不知道
却只是爱笑
笑爷爷和奶奶
为什么会那么老

我们都曾经爱笑
笑什么自己也不知道
却笑的月亮都弯下了腰
却笑的大家都莫名其妙

我们都曾经年轻
什么事都不相信
什么话也听不进
只是漫不经心
小小的年纪
却总是喜欢说
曾经.曾经.曾经......
 
我们都曾经爱恋
也曾相信什么都不会改变
虽然我们也曾经哭泣
我们的眼泪
却曾比蜜糖还要甜
 
我们都曾经很穷
总是两手空空
却更恋爱这一份轻松
直到有一天
我们开始有了一点点
才发现...样样...都还...差得远......
 
曾经有一天
早已记不得是哪一年
我们开始喜欢说从前
说起从前仿佛没好远
想要说清楚
却又怕没时间
 
说从前
天...总是望不穿的天
路...总是走不尽的远
想要的总得不到
却也从来不知道什么叫作抱怨
那时候 我们不知道什么是危险
那时候 我们只知道拼命向前
那时候 我们的汗水曾经比海水还要咸
 
想当年
我们曾经一起渡河也曾一起过桥
说从前
我们曾经一起上学也曾一起坐牢
我们都曾经一起东征西讨
也曾经几乎就快要一起走到......
 
想当年 谁不是为了理想而理想
说从前 谁愿意为了抬杠而抬杠
想起当年
谁又不是站在不同的立场望着相同的方向
说到从前
谁又愿意只是为了不一样就拼了命的不一样
 
回想起当年
没问完的问题很不少
只是到如今
还需要答案的已经不多
关于我从何处来
要往那里去
关于可去不可去
能来不能来
关于有与没有
以及够与不够
关于爱与不爱
以及该与不该
关于星星月亮与太阳
以及春花秋月何时开
关于鸦片战争以及八国联军
关于一八四零以及一九九七
以及关于曾经太左而太右
或者关于太右而太左
以及关于曾经瞻前而不顾后
或者关于顾后却忘了前瞻
以及或者究竟关于哪一年
我们才能够瞻前又顾后
或者以及关于究竟哪一天
我们才能够不左也不右

4 comments: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嘿嘿,原来难产后还会重生的哦!

feiyifan said...

我想找林隆旋的(跟着地球旋转),始终找不到。

Daruma said...

机长,
不亏是机长!“句句到肉”!o(∩_∩)o...哈哈

不过这个空间既然能起死回生,那难产后应该还是会重生。西西~(老叔在自圆其说^_^)。

Feiyifan,
你要的这首歌看来不易找哦。

Daruma said...

Feiyifan,
你肯定《跟着地球旋转》是林隆旋唱的吗?记忆中林隆旋除了在“飞扬的青春”里第一次被发现,过后出过几张专辑在转做幕后后就不再听过他的消息了。小哥费玉清唱的《跟着地球旋转》倒是有,就不知道是不是你找的。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